新闻资讯
行业动态

比尔·盖茨主张 征收“机器人税”引热议

来源:上海宏途注册公司|闵行注册公司|莘庄注册公司    日期:2017-04-11 14:19:27 点击:20 属于:行业动态
  作为微软公司的创始人,比尔·盖茨对于推动世界走进“高科技时代”作出了巨大的贡献。近日,这位计算机领域的传奇人物针对自动化技术对就业市场的潜在影响,提出对机器人征税的主张,并因此被贴上了“新路德派”和“反进步”的标签。

 
机器人征税
 
 

  机器人“抢占”人类工作

 
  近年来,一系列针对就业和机器人技术的研究颠覆了人类对未来工作岗位的认知和预期。2013年,牛津大学马丁学院发布的研究报告《未来就业市场》称,美国702类工作岗位中,近一半(47%)的岗位将在未来20年内受到自动化技术的影响。今年3月,麻省理工学院和波士顿大学的研究报告《机器人和工作:来自劳工市场的证据》再次敲响警钟。报告指出,机器人的数量占工人数量的比重每增长0.1个百分点,美国就业率就会下降0.18~0.34个百分点,工人薪资也会降低0.25~0.5个百分点。此外,国际机器人学联合会预测机器人销售量将以每年13%的速度增长。
 
  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机器人——或者自动化技术——将渗透到职场的每一个角落,抢占仓管人员、卡车司机、零售店员等工作。
 
  事实上,“非人类劳动力”已经走进了人们的视野。过去几年里,谷歌Home和亚马逊Echo成功取代了部分家政服务;在新加坡,Delphi和nuTonomy无人驾驶技术开始取代传统的出租车司机;来自Starship Technologies公司的外卖机器人也开始取代部分人类快递员为按需递送初创企业DoorDash配送食物。类似的科技产品不胜枚举。
 

  提议征税:盖茨不是第一人

 
  如何适应就业环境即将发生的巨变,成为美国甚至全球普遍关注的问题。近日,世界首富比尔·盖茨在接受《石英》杂志的采访时说道:“与自动化相关的税收必然会出现。比如说,一个工人在工厂工作每年可以取得5万美元收入,这些收入都属于应税收入,应缴纳所得税和社会保障税等。如果机器人取代人类从事这些工作,你可能会认为,我们应该对机器人征收相同水平的税款。”他还指出,世界所希望的是充分利用自动化技术生产和提供今天所拥有的商品和服务,从而解放劳动力,使更多的劳动力能够从事其他需要人类特质的工作,比如照顾老人、推进小班教学和关爱特殊儿童等。这些工作需要人类独有的特质——同情心和理解力,但目前还有很大的空缺。同时,政府可以将收取的机器人税用于对失业工人的培训,帮助失业工人适应这些工作岗位的要求。
 
  此外,比尔·盖茨还说道:“若人们对创新的畏惧多于热情,是非常糟糕的事情。这意味着人们不会往积极的方向发展。因此,相对于禁止创新,征税是更好的选择。”
 
  当然,比尔·盖茨并不是第一个提出“机器人税”的人。去年5月,卢森堡政治家马迪·德尔沃向欧盟议会委员会递交的一份报告提出,机器人和人工智能的推广将会对劳动市场造成极大影响,随着人工智能的不断发展,过去只能由人类完成的许多工作,现在由机器替代,因此,可以对智能机器的所有人征税,将所取得的税款返还社会。今年1月,法国社会党总统候选人伯努瓦·阿蒙也指出,在经济技术变革,尤其是自动化技术日渐普及的情况下,就业市场将会发生极大的变化,越来越多的工作将会被无人驾驶车辆、无人机以及机器人等智能设备所取代。因此,他提出,对使用自动化机械设备替代人工劳动的公司征收机器人税,以应对就业市场的改变。
 

  对盖茨的主张:见仁见智

 
  采访中,比尔·盖茨虽没有详细介绍应对机器人征收多少税款,如何征收税款等,但其观点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
 
  支持者认为,征收机器人税可以减缓自动化发展的步伐,让社会有更多的时间去吸收被取代的劳动力,避免矛盾和冲突的产生。剑桥大学高级研究员约翰·诺顿提出,当人们无法找到工作养家糊口时,社会问题随之产生。并且,整个社区的正常功能都有可能受损。另外,机器人取代人类工作岗位,可能导致如今的中产阶级收入大缩水,引发政治问题。再者,机器人带来的收益主要归于机器人所有者,而引发的众多问题却还是需要政府承担,所以,对机器人征税是有必要的。
 
  而反对者则普遍坚持真正的技术创新不应该被扼杀。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管理学院教授、美国财政部前部长劳伦斯·萨默斯博士认为比尔·盖茨的言论是极大的误导。他指出,自助值机终端、移动银行等很多技术都能够减少劳动力的投入同时大幅提高产出,很难清晰地界定哪些技术造成了工作岗位的减少,将机器人单拎出来作为就业市场萎缩的元凶是毫无根据的。此外,很多技术创新,不仅能够减少劳动力的投入,而且能够有效提高产品或服务的质量。比如,无人驾驶车辆比人类驾驶的车辆更加安全、网上预订系统比旅行代理机构更加便捷等。他还指出,对机器人征收高昂的税费,极有可能阻碍机器人的生产,如果50名工人制造出的机器人能够完成100名工人的工作,高昂的税费将会迫使这50名工人放弃制造机器人。通过阻碍技术进步的方式帮助被淘汰的劳工并非上策,在开放的市场环境下,对科学技术征税不会缓解国内的就业压力,只会让国家处于竞争劣势。
 
  电力和自动化领域的领先企业ABB集团首席执行官乌尔里希·史毕福对比尔·盖茨征收机器人税的观点也提出了质疑。他认为,机器人和计算机软件一样,都是提高生产率的工具,政府不应对工具征税,而应对工具所产生的收益征税。机器人技术让人类的工作更安全、更便捷,对社会作出了巨大贡献。他还说道:“你可以分析一下全球失业率最低的几个经济体及其机器人技术发展水平。德国、日本、韩国等国家的机器人普及率最高,每万名工人中就有300多个机器人,但这些国家的失业率也是最低的。由此可见,机器人技术和自动化技术与财富和繁荣是息息相关、相辅相成的。机器人技术增强了竞争力、提高了生产率的同时创造了就业机会。”
 
  波士顿大学经济学家詹姆士·贝森则认为,自动化技术虽会导致生产制造、仓库管理、货物运输等领域的工作岗位的减少,但自动化对大多数行业的总体影响是积极的,总的就业机会将有所增加。